这里悠然,也可以叫我幽蓝!
英文名是ayana!
很高兴认识你!
lof不常上,加我的qq!905280541

【鄉デク】惊梦一场

大哥的第一人称,欧欧吸,极度欧欧吸。

没有任何意义,只是幻想。

这篇短文我卡了三天,真不知道我怎么想的。

私心打鄉デク的tag,虽然这一千字里人渣鄉根本没出场(叹息)

若是没有周围的一切,大哥也不再坚强,会怎么样呢?

黑喂狗→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切都发生的太过不可思议。

我只是遵循内心的一股冲动,用手扶住栏杆再翻了过去而已。但谁料到到达对面,却发现自己身处于教室之中?也许这是个荒唐的梦吧,周围人就像没发现我醒来一样,各做各的事。尽管各位的活动都僵硬如木偶,但这并没有引来我的注意。

我环顾四周,突然瞥到班上似乎有个位置空缺,可仔细点了点人数却发现一个不漏。为了确认不是眼花,我又点了一遍。

数目还是对不上。

我似乎忘了什么,但具体是什么暂不明朗。

揉揉太阳穴以确保我的清醒,可再度抬头周围却空无一人,时间也从正午转成黄昏。但我心里并不感到奇怪,反而很自然地出了教室。

像之前一样,踏出教室后我又到了未知的位置。明明刚刚还是落日西下,可转眼间便夜幕降临。

夜间的习习凉风吹得我一阵恍惚,也带起我的衣角。星星点点的霓虹灯照亮了整座城市,我的视线也被这光线模糊,熔化,温暖的废液从眼眶溢出,砸在地上化作个个深不见底的漩涡。街道上的声声喧闹与烟气融为一体,柔顺地缠绕在我身周,如细细密密的藤蔓般束缚着我,扼住我的气管。

我为了挣脱这等累赘向前迈出一步。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,像是喜悦,又像是对这一切依依不舍。

但月亮只是从云层间露出一角,就驱散了这份不舍,也驱走扰人的光线与噪音。一道光恰好照在我身上——似乎已将我与世间隔绝开来。

那股奇怪的感觉又上来了,我身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哀嚎着要回去,似乎与我忘记的东西有关……但那无所谓,没什么能阻碍我的想法。

向下而飞的过程无疑是个刺激的挑战。在此刻,一切羁绊,一切束缚,都将离我而去……可是很奇怪,我确信我不是停在半空,喧哗的街道却离我越来越远。

潜意识对我说,这不会有任何危险。

我恍然醒悟,不是距离延长,而是自身的上升。恐慌如烧开的水般在脑部翻滚、沸腾,顿时连呼吸都有些困难。我试图挣扎,却绝望地发现一切都是徒劳。

我倒飞着回到教室,回到栏杆前,回到最初的原点。这一切还是没有停下,在往未知的方向发展。最终,一片黑暗取代了光明,我睁开双眼,入目的正是熟悉的天花板。

我原来在自己房间。

窒息的鱼又回到水中,不断波动的情绪也渐渐平复。我喘着气,从床头摸出手机一看,此时正是03:41,这么没头没脑的梦,竟然把我吓到醒来。

怎么会做这种奇怪的梦呢?我一时很困惑。

我可是,永远都不会懦弱到逃跑的性子。不管什么事,只要想做就能做到。

而且,如果我走了,出久和海云怎么办?他们还没长大,还需要我的保护。

抱着多重疑问,我再次沉沉睡去。

寝室门打开了。



评论(2)

热度(15)

© 幽蓝流焰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