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里悠然,也可以叫我幽蓝!
英文名是ayana!
很高兴认识你!
lof不常上,加我的qq!905280541

[不必在意我写了什么]终将尾声(立志为触系列)

我是绘梨,我换了一个logo


七夕好像快到了对吧!


加油吧各位~去追媳妇赶紧的。


拉线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【对不起,我再也不能回家了。】


阳光衰退了,这代表秋天将要到来。秋天啊......说到秋天,iris就感觉身体发凉。


“怎么了。”nelita罕见地开口问她,抱着玩偶兔子戳了戳iris的背部。“我能感觉到你心情不好。”


“哟哟哟,你居然开口了。”iris像瞧见了什么稀奇物件一样盯着nelita,“是ariel还是nelita?”


“怎么了。”她没有正面回答iris的问题,抽出一张钢制的扑克牌抵着iris的脖颈。“如果你不高兴,我也会跟着心情不好。”


“切,你这家伙还真是不可爱。”iris不动声色地把nelita的手拨下去,“想到不好的东西咯~”


“虽然我不太理解人类的感情,但也许说出来会让你好点。”


“哇,我好感动哦。”iris装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,nelita低下头,侧了侧避开iris伸出的手。


“恶心死了,你想再被撕碎一次吗?”她抬起头厌恶地看着iris,瞳色转成了浅金。


“啧,是ariel啊,你最近出来的次数越来越多了。”


“要你管......”她撇开头低声嘟囔着,突然想到什么,抬起头盯着iris“等等!所以说你到底是怎么了?”


“啊,其实也没什么啦......”她摘下绷带,露出一双猩红色的眼瞳,微微垂眸流露出一丝伤感,手撑在栏杆上想掩饰自己的不悦。

“关于我弟弟的事......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呢。”她自顾自说着话,忽略了ariel低声说你还有个弟弟啊之类的话。

“我很......该怎么说呢?我很想他。”iris用手擦了一下不经意间流下的眼泪,“我想他现在很恨我.......诶?怎么突然不说话了?”

“.......”ariel沉默着,“我曾经以为你和nelita是一类。”

iris用袖子掩着唇,干笑了一阵,说:“我?nelita?你应该是在开玩笑吧,她既不会哭也不会笑的。”

“我的意思是,我以为你只会笑。”

“好啦好啦,要听听我是怎么‘不小心’踏入‘那个地方’的吗?”iris笑着摸了摸ariel的头,而她这次出奇的没有反抗。

“怎么?”

“我啊......是我怂恿white跟着我一起去的,因为我太胆小不敢自己去。”

ariel盯着她,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嫌弃的说:“真是好恶劣啊你这家伙,不过果然是你的作风,那个white就是你弟弟吧。”

“对,是不是恶劣极了?那时我早就感觉到那地方不对劲,想去看但是又不敢。”她讽刺性地弯起嘴角,闭上眼感觉风经过身边。

“不过你运气也真是好啊......”ariel口中突然蹦出一句,iris转过身诧异的望着她。

“‘那个地方’每次开放的时间也只有一天,入口也是不定的,没想到你.......”她说到一半突然语塞,像是想到了这话题对某人有一些伤害。

“还能怎样呢?”iris无奈地摊摊手,“我不应该拉着white乱跑的,进去之后也不应该......不,放开他的手是对的。”

“喂喂喂,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啊!”ariel不满的戳了戳iris,“救你出来的时候你整只手都没啦!”

“应该是......”iris努力回想着,“被一个黑影追杀?我不知道,我只记得跟white分散后有什么一直想把我拖走。”

“和white重逢的时候,我正在被追杀,那个时候我已经跑不动了,在他什么都没有反应过来时,我打破玻璃把他摔了出去。”

ariel撇了撇嘴,说:“看不出来,你还挺可怜的嘛。”

“当然咯,玻璃渣子刺进手心里的时候可疼的不得了呢,我在地上还被拖了一阵子。”她默了默,低下头略带忧伤的拭去泪水,“我希望white有普通的人生,如果我没有把他推下去的话,他说不定已经死了。”

“就算他会恨你?”

“就算他会恨我。”

iris转过身,摆出招牌式笑脸,道:“好啦,这种伤感的话题真的不适合我呢,今晚要吃什么?”

“nelita睡了,所以今晚要按照我的口味来!”

“好嘞!”她转身走进了房间。


“啊.......”ulrica无力地握着酒瓶,满脸通红的伏在办公桌上,“真是的,老娘不干了不干了!这工作真的好累人啊!”

“博士,上班时间不要喝酒好吗。”white抽出一叠文件摆在她面前,“乖,签完后我请你喝酒哦。”

“不行——你帮我签——”ulrica死死地抓着white的手腕。

whire深呼吸一口气,掰开ulrica的手指后,言:“请不要闹脾气,这是工作。还有我现在要去看妈妈。”

“得了,我看你又要去找那个最近让警察很棘手的【杀人狂I】吧,喏,你桌上的枪没了。”ulrica扇了扇风,“我说你啊,为什么如此执着?一个失踪了十二年的人会在他手上?还有,这是警察的工作吧。”

“这居然被您猜中了啊.......”他无奈地将包里枪交出来,“这是直觉。”

“怎么可能嘛,我都.......”她捂住嘴,快速地举起纸板“把垃圾桶拿来!我不行了!”

“酒量不好就不要乱喝酒啦.......至于我姐姐,我相信她一定活着。”

我一定会找到你的,一定会。我要知道,你害怕的是什么。

  






评论

热度(1)

© 幽蓝流焰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