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里悠然,也可以叫我幽蓝!
英文名是ayana!
很高兴认识你!
lof不常上,加我的qq!905280541

【污染之下】au相关

我明白我的坑已经多到填不完了。 那又怎样又不是过了审核的au,虽说我有认真去搞(但是雷点太多有点俢不过来) 我有打序号的都是我拿来参考的同人二设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相比原作福,这里的福要晚了二十年才到地底。
背景
在这二十年里,地底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 最开始,核心出了些问题,无法运作导致整个地下世界魔法能供应不足。alpyhs前去修复错误。在修正错误的不久后,许多怪物突然性情大变,开始攻击身边的人。经过调查,发现原因是由核心转化的魔法能中混入了一种不明物质,这些不明物质混入水,以及能量食物内。地底一片恐慌。紧接着有人怀疑这事跟alpyhs有关,暴怒的人群围住了alpyhs的实验室,逼问alpyhs她对核心做了些什么。alpyhs无法回应这个问题,只能躲在办公室里。因为她的沉默,各种荒谬的谣言满天飞,由alpyhs创造的mettaton也遭到怀疑,地底一片混乱。 即使asgore告诉大家这种物质不会伤害到怪物们,也无法平息所有人的怒气。越来越多的人让asgore吸收六魂,早日带大家离开被污染地底。怪物们越发仇恨人类,期待着下一个人类的到来。

不明物质(污染源) 能放大怪物内心的阴暗面,其他作用不明。
怪物摄入后不会马上起效,有一定潜伏期,短则一天长则二十年
对怪物的影响远远没有对人类的大,人类会吸上瘾。

人设
frisk
来历成迷的怪物,拥有人类的外表和怪物灵魂。衣服下很多地方其实是骨头。拥有无比强大的决心,坠落下来时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和一些零碎的记忆,可能跟gaster有关。喜欢恶作剧,爱好是调情。刚看到toriel的时候其实被她吓到了,但慢慢的就知道她不是坏人,frisk能理解toriel的坏脾气。第一眼看到sans觉得他很怪,但不管是哪一个怪物都让他生不起恶感,被怪物们围住的时候也是一样,不管何时都没有放弃仁慈。 经常能听见有人在耳边窃窃私语。 拥有存档的力量。
flowey
花不必吃东西,所以没有被污染。调查污染源是怎么回事,只是因为好玩。第一次看见frisk还以为他是一具尸体。跟踪frisk一路,直觉告诉他也许在frisk身上能找出原因?在frisk耳边窃窃私语的是他,以及一个神秘人。 变回asriel的时候修复了frisk的身体。
toriel
独守废墟换来的是更深层的孤独,喝下受污染的水后,心中的孤独感被放大,这让她发了疯。 虽然看起来似乎什么问题都没有,十分正常。但她内心其实极度暴躁,甚至有几次差点伤害frisk,不过她总是能在最后关头找回理智。是她告诉frisk藏好他身上属于人类的部分,不要在任何人面前展示这些。其实很想去看看asgore,但因为她对asgore的行径耿耿于怀所以没有走出废墟。 frisk那套行头是她置办的。 知道frisk出意外后第一时间赶到alpyhs的实验室。 结局因为frisk的归属问题跟sans起了一点矛盾。
sans
原先对于修好机器找回gaster①其实没有那么多热情,吃下受污染能量食物后孤独感放大,变得沉默寡言脾气古怪。那之后反而热衷于修机器。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只是先前他掩饰的太好,大家都以为“他就是那个样子”。实际上的确很喜欢双关也的确很懒,但对任何事物都没有兴趣。只是习惯了而已。 连papyrus都没办法理解他,更别提他人了。他明白他和papyrus都是由gaster制造出来的②,不可能会有其他骷髅,所以看到frisk后十分激动甚至把他带到审判庭里逼问他跟gaster有什么关系,尽管得到的是无价值的答案,他还是把作为(他以为是)骷髅的frisk带回家,向其他人介绍他们家的新成员。 在frisk出alpyhs实验室后真正意义上在保护他。
papyrus
因为本来就是个乐天派,所以污染源对他来说影响相对小一些。顶多就是比以前更容易生气,比以前敏感一些。明显能感受到大家的变化,但有些事是他这种乐观的人也无法改变的。很担心怪物们的情况,尤其是sans。他不知道自己的兄弟到底怎么了,sans没有烦他这件事在他看来就是最反常的表现。他很欢迎frisk,他为自己家又添了一个新成员而高兴。尽管frisk喜欢对他恶作剧。 知道frisk的身份后,不仅没有排斥他甚至还有一点难过。在frisk被怪物们围攻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。 在alpyhs的实验室,他为sans和alpyhs不愿告诉他frisk的情况而生气。因为他觉得frisk是他的家人,他必须知道frisk怎么了。
undyne
在alpyhs出事后第一个帮助alpyhs。即便如此她还是被alpyhs拒之门外。她理解alpyhs这种复杂的心情。被受污染的水影响,某些时候会无意识地攻击他人。因为这个原因她疏远了papyrus,害怕会伤害到他。早就认识frisk,但是追杀frisk的时候并不知道frisk是她认识的那个家伙。frisk泼她水的时候,她还说了一些类似“救我也没有什么好处”的话,殊不知frisk根本就在笑。 在alpyhs的实验室里才知道她认识frisk,不仅认识,他们还是朋友。很反对sans因为frisk而指责alpyhs的行为。
alpyhs
被指为致使核心污染的凶手,实际上她是无辜的,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自从实验室被怪物们围住那次给她留下严重心理阴影,饮用受污染的水后她害怕任何人,因此再没出实验室,平常都是靠mettaton和undyne送饭才能生活。她监视着frisk的一举一动,在frisk的旅途中渐渐被他所吸引,让frisk进入实验室也是因为frisk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样子。没想到frisk会在她的实验室倒下,检查frisk的身体后发现frisk是依靠着强大的决心才活到现在。

gaster/chara
不明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别问我为啥不写羊爸,我不会。

评论(2)

热度(9)

© 幽蓝流焰 | Powered by LOFTER